A02版
    62年前,一位滿腔熱忱的19歲年輕人從江南來到東北,義無反顧地投入到祖國建設的大潮中。他常說,自己人生的每一步都是跟著國家需求在走。他就是我國著名分析化學家、中國科學院院士汪爾康。
    腳步:緊跟國家需求
    1952年從滬江大學畢業後,為什麼汪爾康會放棄南方安適的生活,來到滿目瘡痍的東北?他回答道:“到最艱苦的地方去,我們不講條件,反倒覺得很有激情,因為這是‘國家需求’。”
    在那個火熱年代,汪爾康在中國科學院長春應用化學研究所扎了根。1955年,汪爾康被選派赴捷克斯洛伐克科學院留學。其間,他恨不得把每分每秒都用在學習研究上,僅用了3年時間,便取得常人四五年才能取得的副博士(哲學博士)學位。
    拒絕了導師的再三輓留,放棄了國外優厚的待遇,新中國成立10周年之際,汪爾康回到祖國,隨即“轉戰”到國家急需的原子能技術研究。不懂的,從零學起;有難題,鑽研攻剋。他從無怨言,硬是默默地乾出了一番成績。
    汪爾康最喜歡一句話:“乾一行,愛一行,鑽一行。”這些年來,汪爾康對於研究事業“鑽”得很深,率領團隊先後研製出我國第一臺大型脈衝極譜儀、“毛細管電泳/電化學發光檢測儀”(CE-ECL)等儀器,併發展出離子交換極譜、極譜自動分析器等裝置和方法,技術實力走在國際前沿。
    在汪爾康看來,做到這一切的動力,正是國家需求。1991年,他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。儘管已是81歲高齡,但他依然在“973計劃”、“863計劃”的一些研究課題中發揮著重要作用,“國家的需求在發展,我的研究也不能停下。”
    奮鬥:為了國家需求
    1977年的一次出國參訪,讓汪爾康看到了我國科技發展與國外的巨大差距。他把生活補貼全部攢下來買了一臺計算器,這個當時國內罕見的物件成為他奮鬥的一個支點。
    他對科研事業執著的熱愛是出了名的。同時身為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,他先後在國際學術會議上作報告和專題特邀報告百餘次,參與領導和主持國際學術會議40多次,先後被美國休斯敦大學等眾多知名高校聘為客座教授,不知疲倦地奮戰在國際學術前沿。他先後發表SCI論文764篇,引數達1.82萬多次,h指數達70,這樣的學術造詣在國際學術界也屬難得。
    汪爾康治學態度嚴謹,對於抄襲、剽竊和造假等行為深惡痛絕。作為《分析化學》雜誌的主編,他對編輯人員提出“認真、再認真,千萬不能搞錯”的嚴格要求,連一個標點符號都不放過。
    在擔任長春應化所所長期間,面對一個個棘手難題,汪爾康拿出了搞科研的那股子韌勁兒,抓科研發展,抓成果轉化,還頂著壓力解決了困擾職工多年的住房條件差的難題。
    情懷:無愧於國家需求
    汪爾康覺得,這麼多年忙於事業,沒能照顧好家庭、子女,感到十分虧欠。在他的妻子、我國著名分析化學家董紹俊看來,汪爾康把精力放在了國家需要的事業上,她沒有怨言。
    辦公室—圖書館—家,三點一線;五加二、白加黑,沒有休息日。不少人感嘆,汪先生這樣的忘我工作精神讓人看著心疼。
    其實汪爾康本可以享受更舒適的生活,來自北京、上海的多所大學和研究機構的邀請、回到南方家鄉工作的機會、優厚的待遇曾多次擺在他眼前。堅守在長春應化所60餘年,他打趣地說:“我比較笨,能在這一個地方乾好就不錯了。”
    為了培養出更多符合國家需求的人才,汪爾康特別重視年輕人的成長。他堅持定期召開研究組會議,指導學生修改論文,創造條件讓學生出國進修。每有學生出國深造,他都叮囑:“你們是代表祖國去的,要努力多出成果,要有創新精神。”如今,他培養出的150多名碩士生、博士生陸續在國際學界嶄露頭角,成為電分析化學研究的中堅力量。
    莫道桑榆晚,為霞尚滿天。汪爾康常說:“時間是常數,作為一個科學家,必須保證科研時間在這個常數中占有最大的比重。”
    此時此刻,為了國家需求,他依然在向著分析科學的高峰攀登。
    新華社記者 劉碩 宗巍
  (原標題:放棄優厚待遇 堅守長春應化所60餘年)
創作者介紹

美食餐廳

qm64qmuka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